冬日午后書正香:盈盈在袖,淡淡于心

難得一日的好太陽,午睡醒來,挪了椅子到陽臺,做一只慵懶的貓,不忘叼了本書。

讀書是有時令的,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節氣安排。對我,清晨用來憧憬,還帶著昨宵殘夢,不宜讀書。盡可以把自己的動作放慢,如露珠那般小心,不要像窗下奔波忙碌的人行匆匆。黃昏用來思念,夕陽將墜、日暮鄉關,不宜讀書。特別是如“日之夕兮,牛羊下來”“牧人驅犢返,獵馬帶禽歸”這樣的句子,萬不可碰,小心肝腸寸斷。大部分人都喜歡在夜里讀書,可夜晚是用來做夢的,既可以用筆編織,也可以讓思緒如柳絮般紛飛。但習慣在床頭放一兩本,每晚枕著她便可安然入眠。讀書對天氣也有要求,清代漲潮曾說:“讀經宜冬,其神專也;讀史宜夏,其時久也;讀諸子宜秋,其致別也;讀諸集宜春,其機暢也?!彼募镜共槐丶毞?,只是雨天不可,朦朦朧朧的,適合倚樓傾聽;大風不行,呼呼嘯嘯的,適合臥榻養神。下雪還可以,但一定要有紅泥小火爐,不過似乎雪夜圍爐夜話更愜意。因此,讀書的絕佳時間必是午后,且要陽光明媚的午后。清和天氣、暖暖陽光,乏了閉眼就睡,夢里書香芬芳。

讀書不必太講排場,茶可有可無,曲可聽可停。只要一個好太陽、一份好心情,有書、有我,足矣。偶爾一陣輕風,自南自西均可、或寒或暖無拘、荷香菊香不管,只幫我掀開一頁即可。你會看見,淺綠色的文字在春光的滋潤中發芽,還夾著破土而出的喜悅與膽怯。那是顧城不曾老去的童話,是《小王子》不曾遠離的純真。她們慢慢地長,快快地長,我的心也在斑駁的光線中開了花。你會聞到,金黃色的文字,如麥穗在秋陽的哺育中飽滿,層層麥浪送來豐收的酣暢與瘋狂,還攜了橘柚香。那是李白“舉杯邀明月”的詩魂俠夢,是辛棄疾“以手推松曰去”的執拗倔強。細細回味,有雨打風吹的滄桑、安如磐石的堅強。你還會聽到,水藍色的文字,如珠玉在月光的流洗下環佩叮當。那是《邊城》中的蕩船搖櫓、哨子山歌,是王維筆下的石上清泉、幽山鳥鳴。

冬日暖陽,五分料峭,三分溫存,一身舒暢。

午后時光,與書籍相逢、與文字相依、與靈魂相契。

我希望有本書,藏青的封面、泛黃的紙張、豎版、線裝,帶著歲月的模樣。她必是洗盡鉛華、褪盡浮夸。也許落了塵埃,便在午后將她鋪展,讓陽光射進歷史的風塵,聽溫暖與靜默的交錯變奏。會在里面夾一枝花的書簽,看沉淀的書卷如何與風干的花瓣升騰醉人的迷迭。

冬日暖陽,午后時光,掬一捧書香,盈盈在袖,淡淡于心。(作者:唐蕊)


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_国产乱色在线观看_中美日韩亚洲高清在线_一本大道香蕉久在线播放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