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蟬唱

黃昏時沿著一片樹林散步,林間傳出的蟬聲鋪天蓋地般敲擊著每一寸空氣。細辨蟬音歌手的身份,其中以騷蟬和薄翅蟬為多,這些不同種族的歌手有志一同,為召喚配偶激情競唱。

蟬的一生,需經歷卵、幼蟲與成蟲階段,潛伏于土壤之中的幼蟲期極長,出土羽化后的成蟲生命卻極短(以臺灣有生活史記錄的草蟬為例,幼蟲期一至三年,成蟲期卻僅五至十四天)。于是在出土后的短暫繁華里,雄蟬為吸引雌蟬而竭力謳歌,即使可能引來天敵也在所不惜,因為在此生命階段,生殖是唯一的想望。

守著林內林外的距離,蟬鳴雖噪,我還能以“傾聽生命”的角度,聆賞那澎湃如潮的沸情,若入林中,情境就大不同了。

六月的叢林,蟬唱頓成天地間唯一的樂章。一旦深入叢林,蟬聲便緊系耳畔,在蟬音織成的天羅地網中,我的聽覺不久就遲鈍了,一只騷蟬若在一米開外鳴唱,我便連自己的言語都聽不分明了。若被一片蟬聲環繞,很快便會感到大腦膨脹,只想逃離。蟬腹部的鼓膜發音器與共鳴室是神奇之物,凝視一只不停振動腹部全神酣唱的蟬,我總懷疑那令人幾欲瘋狂的穿腦魔音,竟是發自眼前一只小小的昆蟲!這昆蟲腹部制造的音浪,如洪水般撞擊我的耳膜,忍無可忍之時,拾一段枯枝將之驅離,但它移開咫尺,又再度癡情高歌……

于此蟬唱時節,我和研究伙伴鉆入叢林之前總要檢視身上的皮膚是否遮護妥當,因為騷蟬若遇闖入者總不吝齊灑“蟬雨”相迎?!跋s雨”自然是蟬的排泄物,為退敵而落,雖然蟬一生只食植物汁液,“蟬雨”應屬潔凈,但在情緒上,總覺得還是避開些好。

歲月匆匆,四季流轉,每見叢林中蟬蛻如雨后春筍般出現,心中總特別有感于時令的變換。然而這令人無以躲避的叢林騷動并不久長,五月底才見騷蟬終齡的幼蟲紛紛出土羽化,蟬蛻掛滿森林底層,六月中旬已見蟬尸紛綴林間。如此短暫的薄翼生涯,無怪乎須以如此激烈的齊唱有效達成繁殖天命。也許因為理解吧,即使蟬音穿腦,年復一年在叢林深處看它大起大落,也能狼狽地以笑相對。

古代唐人愛詠蟬,以看似餐風飲露般的蟬為高潔象征。虞世南詠蟬:“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?!奔耐辛嗽娙说钠犯裣G?;李商隱詠蟬:“本以高難飽,徒勞恨費聲?!蓖侣读嗽娙烁怪欣悟};駱賓王詠蟬:“露重飛難進,風多響易沉?!狈从沉嗽娙寺潆y獄中的景況。那蟬還是蟬,出土后為短暫沸情竭力而歌,蟬音卻引發詩人各自解讀。

    守著林內林外的距離,我散步聽蟬,悠然揣摩蟬音中的詩境與禪意。待明日入林進行野調,即便蟬還是蟬,我卻不是此刻的我了。所幸能理解蟬的一生,因蟬唱暫失大半聽覺之時還能帶著笑意。而這人生許多煩惱事,若能理解其中曲折,也多如六月蟬音,可以了然笑對吧。(作者:杜虹)
青青青在线播放视频国产_国产乱色在线观看_中美日韩亚洲高清在线_一本大道香蕉久在线播放29